创办院长罗卫国
外脑智库【131-135】
发布时间:2020-05-01




图片故事:木哥】2020年4月27日早晨7点,在湖北荆州、我的老家一个县级市的小村庄,和母亲在大姐的家里买豆腐。 这个“卖豆腐”的木哥是我们的邻居,我们共用一堵山墙,一直到15岁才离开,木哥在我小的时候,对我们应该有很多关怀,他的儿子就是我曾经记录的“平儿”,您点开上图可以看看“邻居的命”。


公知:不同做学问的甘苦,如鱼在水,冷暖自知,不足为外人道,但关于做学问的“指导思想”,我愿意在此一披襟怀:写出一些论文或著作并不是目的,这是探索之途上的一小步,是争取为人类的思想认识之海中加一滴水。我深信,一切人生的虚荣浮华都是过眼烟云,而真正的学术和真知灼见,才能垂诸久远。



倾听不同的声音


在今天,一个自认的好人总不能什么也不做,总不能继续束手待亡。哪怕多数人都在侧目观望,认为我做的这些全无意义,渺小微弱,甚至是飞蛾扑火。如果它完全是徒劳,也要让这徒劳发生。】




《中国亮点外脑智库》文章总编号【135】

聂圣哲:比种族歧视更可怕的是“种族提防”


“种族歧视”这个概念,想必大家都很熟悉,我就不多解释了。


种族歧视之所以受到指责,是因为它违背了人道主义及平等原则,是一种违背种族和谐相处的情绪。


种族歧视除了让人觉得不公平、导致不愉快以外,非常恶劣的后果较少。


但是,一个种族,如果被国际社会逐渐认为总是破坏规则,防不胜防,给世界上大多数人带来恐慌甚至恐惧,那就是非常可怕的开始——国际社会开始警觉。


这不,美国有些实验室,已经不让大国留学生单独进入了,有些科研机构的电脑也不允许大国留学生进行数据导入和导出了……总之,一切都从原来的毫不设防,到了一种全面提防的状态。


这种提防,无论你如何巧舌如簧地辩解,或者,水军如潮的造势,都无法改变人们对你这个种族的看法,相反的是,你越辩解,越造势,他们就越提防。


这种“种族提防”的局面如果不得到改善,会造成巨大的恶果,甚至导致无法承受的灾难。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起因,并不是希特勒表面上说的对犹太人的歧视,本质上是希特勒对犹太人的“种族提防”——犹太人太聪明能干了。


日本的卷入,珍珠港事件的发生,提醒了美国等国际社会对日本这个民族的“种族提防”。


二战付出的代价可想而知,大量的犹太人被杀,参战人伤亡无数,柏林的摧毁性被轰炸,广岛、长崎受到两颗叫“胖仔”的核弹袭击……


二次世界大战起于“种族提防”,也收于“种族提防”,后来改善于消除“种族提防”,与种族歧视没有任何关系。


二战后,德国、日本痛不欲生、痛定思痛、痛改前非,进行全面改革——对文化与价值观包括军备上做了强制性、自残性的改革,以求得国际社会慢慢改变对德国和日本的看法,抹去被“种族提防”的阴影,慢慢的获得国际社会接纳。


种族歧视,是不文明的表现,一般不会造成很大恶果,这个大家都已经达成共识。


但是,“种族提防”所导致的后果,特别是极易导致灾难性的恶果,这是大家不太熟悉的。





《中国亮点外脑智库》文章总编号【134】

张鸣:人为什么要活着?


人为什么要活着,曾经是在我的少年时代,困惑我很久的一个问题。在某些说教在心中破产之后,为什么要活着,就成了一个真实的难题。在纷扰的革 命中,当年的我,找不到生活的意义。


   显然,这是个纯粹的人的问题,对于动物来说,活着就是活着,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活着,继而繁衍后代。其实,对于人类的多数而言,活着的意义,也就是动物性的,动物叫繁衍,我们叫传宗接代,开花散叶。不为什么,就是活着而已。只要你想到了追问生存的意义,哪怕你不识字,在精神上,你已经成为了精英。


   寻找生存意义,是个非常黑色的陷阱,很多人弄得不好,就会因此而放弃生命。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抑郁了。当年的我,实际上也走了这条路,只是碰巧没走通而已。


   一个古希腊哲人说,一头驴,会在两堆完全一样的甘草面前,因为无法选择而饿死。显然,没有驴子会是这样的,它们会径直走过去,在随意的一堆面前大嚼起来。只有人,而且是人类中的精英,才会有这样的困惑。所以,可以说,人生的价值和意义,其实都是人,或者说是人类的精英们自己造出来的问题。


  人类制造了工具,制造了各种材质的器皿,制造了文字,制造了绘画,制造了一切一切的艺术,也制造了战 争和大规模的杀 戮,为什么不能制 造问题?人类不 制 造问题,还叫人类吗?不管是真问题,假问题,还是伪问题,人都得面对。混吃等死的人,也许无所谓,但人类的精英,无论是哪一类的精英,都或多或少地会撞上这些问题,即使是伪问题,也是人自己造出来,跟真问题,又有什么区别?


   我不敢说我想通了人活着为什么的问题,但是,自打我走投无路,尝试去死,又没有死掉的时候,就不再想这个问题了。反正上 帝让你来到这个世界,而且,又不肯让你随你自己的意愿离开,那么,活着就是了。读书人不见得都有价值观,但不幸我有。所以,只能按照你自己的价值观去活,去抉择,去判断,去行动。除非到万不得已,我这一辈子,大概不会违心地做什么。无论前面是万丈深渊,还是锦衣玉食,我都会走下去。如果跌的粉身碎骨,那是命,没什么好埋怨的,如果有幸活得很好,也是命,也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


   我不信什么宗教,但万事万物,这样来,这样走,大概都有某种看不见的手在安排,依天命,尽人事,是古人的古训,像我这样愚钝之人,要到很晚,才能悟到。也许,这样的想法,也是错的,但是眼前的我,也只能想到这儿。当年困惑于莎剧中的哈姆雷特难题:To be or Not to be,存在还是不存在,其实不是由困惑者自己决定的。范缜答萧子良问曰,人生如落花,或落于茵席之上,或坠于粪溷之侧。这是谁能决定的?是上帝,还是你自己做的业?所以,人生的意义,也不是你自己说了算。说了不算,只能瞎摸,跟着价值观走,跟着道理走,即使是错,也错的有道理,心甘情愿。


   这就是人生,我来,我做,我思,我在,不知哪一天,我一定会走,走了之后,大概不会是一场梦,还有醒来的时候。无论是神灭,还是神不灭,反正作为现在的你,肯定是不知道了。






《中国亮点外脑智库》文章总编号【133】

陈志武:阴谋论是一种知识鸦片!


现在在社会上阴谋论很流行,宋鸿兵出版的一本书叫《货币战争》非常畅销,另外郎咸平教授也曾在多个场合推广阴谋论,比如他在演讲中说,华尔街金融巨头们连中国青椒肉丝价格都控制了。对这样一些阴谋论怎么看?


在中国社会,不管是历史上、还是近代,历来就不绝阴谋论。而且很遗憾的是中国社会历来比较相信迷信和阴谋论,因为在我看来迷信和阴谋论实际上性质是一样的。


迷信也好、阴谋论也好,往往是对于我们不能够理解、还不了解的事情,在智力上又比较偷懒、又不想去了解,所以就推出各种各样的阴谋论。


我到世界各个不同地方,走了全球五大洲,都跑了不同国家。我发现,不管是哪个国家都曾经有过很多鬼的故事、有很多迷信的故事。


特别是我发现,比较有意思,不管是在澳洲新西兰,还是是非洲,还是在拉美国家,还是在中国其他地方也好,都有面具、鬼具防鬼的。我想这种防鬼的面具是很有意思的现象,因为它的思路是什么呢?


我通过戴上那个很吓人的面具,以这种方式把那个鬼吓回去。戴上很吓人面具用来打鬼、用来把鬼吓走,稍微仔细想一想,你会发现这完全是自欺欺人的一种做法,因为真正的鬼是不是怕这个?


没有人去研究过,也不会知道的。但是正因为人怕这种很吓人的面具,所以我们就认为鬼也会怕这种鬼具、这种面具。


不止迷信是这样子,阴谋论也是这样子。物价上涨、房价的上涨、还有金融交易带来的后果,可能这些东西都会影响到我们每一个人的生活。


但是这些东西又是我们没有办法控制的、也没有办法理解的东西,不熟悉的东西,那怎么办呢?


如果有人说有人阴谋在背后操纵这些事情的话,我们觉得好象真的是这样子,这样一来马上让我们找到,要把愤怒和情绪往哪个方向、哪一个群体、哪一些国家去发泄。


但是客观来讲这种阴谋论尽管在智力上给我们带来很多便利,我们不用做更多的深入思考,然后觉得好象是这样子,我把这个叫做智力上懒惰的表现。


正因为阴谋论听起来很有意思,也和我们情感和情绪非常一致,所以很容易接受这些对象。但是稍微仔细想一想我们会发现,这种阴谋论也好、迷信也好实际上不解决任何问题。


因为把华尔街说成是阴谋,把粮价和其他日常用品价格也看成一场阴谋的话,到最后并没有帮助我们真正解决问题。


换一句话说,你如果觉得华尔街这么重要,对我们生活影响这么大,带来金融危机可以如此冲击我们的生活,对我们收入带来这么大影响,为什么我们不多去思考、多学习了解金融到底是么回事?了解金融背后的逻辑,有哪些方式也是我们可以学的?


今天我们发现,中国跨国公司、整个中国决策层很渴望有更多关系到海外投资、海外经营这些方面的知识和经验,但是我们以前把所有注意力——教科书也好、其他书籍也好,都花在帝国主义是如何剥削、如何侵略其他国家、侵略我们中国的,那些资本主义跨国公司怎么压迫我们的。


都是这种阴谋论、剥削论和批判、指责的角度,充斥我们所有教科书、所有文章和论文。


没有几个真正从建设性角度去看看当年这些跨国公司来到中国和其他国家,他们面对局面为什么是那样?那边局面是什么?他们面对财产权、生命权和商业利益挑战的时候,是如何应对这些问题、应对这些挑战的?


因为原来教科书和一般书都没有样建设性角度学习、了解海外贸易、海外投资逻辑,所以以前错失了很多学习的机会,以至于到中国公司今天走出去的时候,我们才发现原来这方面的知识储备在整个中文世界里边是非常稀缺、非常欠缺的。所以今天要补这堂课迫切性非常强。


今天,尽管我知道很多人一看阴谋论的书都是很过瘾,因为很情绪化,让你觉得很解渴。


但是很遗憾这是知识鸦片,让你感觉良好,情绪上很满足的同时,实际上让你麻醉起来,没有真正学到一些有用、帮助中国企业、帮助中国社会、经济能够更进一步健康发展这些方面的知识和技能。





《中国亮点外脑智库》文章总编号【132】

张化桥:为什么外国人不相信中国?


我最近读了一本英文书,"美元陷阱"(The Dollar Trap)。作者 Eswar S.Prasad 是康乃尔大学教授,曾经在IMF(国际货币基金)驻中国表处和研究部工作。书中涉及中国的地方很多。


断断续续几个月,我终于读完了它。一来,这本书令人压抑。二来,虽然鄙人吃了三十多年的经济学的饭,但是,最近十几年,我的宗教信仰有点动摇:我对经济学的"似是而非"有了厌倦感。我更喜欢读企业家和(严谨的)记者们写的书。


但是,《美元陷阱》是一本很有水平的书。它的中心思想是:


美国的问题非常多。但是,别国不争气,不自信,所以,大家还是打破脑袋拥戴美国。美元是世界货币的转盘得以运转的连接器和“浆糊”(glue)。美元是美国霸主地位的核心代表。美元是一种永续的税,美国政府征收本国人,也征收外国人。越有动荡,美元越是受到追捧。美国的债务可以用更多的美元来归还。


在谈作者给出的四个经典例子之前,容我举一个最新的例子。这个例子是他的书出版以后的事情。


2011-13年,诸多穷国的官员(巴西,中国,智利,印度等)纷纷抗议,“美国的QE是一个阴谋,目的是把美元压低,刺激美国出口。世界货币战争一触即发”,云云。


但是,你看看今天:世界上最坚挺的货币还是美元。而穷国的货币,甚至欧元、英镑都跌得一塌糊涂。那些哇哇叫的发展中国家闭上嘴巴,不说话了。


后来,有些国家又在叫嚣:“美国6-9月份退出QE,对新兴市场是个巨大的风险。咱们穷国的货币会遭到抛售,因为资本会大量流到利率上升的美国去”。


比如,印度储备银行前任行长Ranjin多次抱怨美国联储制定政策时,“不考虑别国”。老实讲,我听不懂他的话。难道印度或者中国制定政策时考虑了别国吗?Ranjin曾是芝加哥大学教授。我买了他2010年的书,Fault Line, 希望弄懂他。但是抱歉,我没有读下去:我读不下去。


回到《美元陷阱》中列举的四个例子,说明美国差劲儿,但别国不争气、不自信。美元和美债反而成了安全岛,永远是安全岛:


(1)2007-08年,美国次贷危机,天几乎要塌下来了。美国很多银行倒闭或者垂死挣扎。理所当然,美元应该大贬,美债应该大跌。很多聪明人(包括,罗杰斯)也这样认为,并且抛空美元。但是,美元大涨,美债价格也大涨。抛空者断了胳膊,而退。


(2)2009-10年,希腊危机。美元美债也大涨。


(3)2011年,奥巴马政府与共和党控制的国会就预算赤字进行较量,导致政府几次瘫痪。标准普尔(S&P)破天荒调低美国政府债务评级。但是,美债和美元照样上扬。世界上傻瓜评论员经常惊呼:美国完了、慌了、破产了。去你的无知货!


(4)2012年底,美国政府与国会再搭擂台,出现“财政悬崖”(fiscalcliff)。但是,世界人民再次用钱投票,投美国的拥戴票。


作者在多处反复谈人民币为什么只占世界货币交易中如此渺小,可以忽略不计的份额(虽然是第二大经济体)。鄙人读了非常难受,但是这又都是事实。他说,因为国际投资者不信任中国。


在书中,作者专门就一个多年来的现象进行分析:为什么资本从穷国流向富国?穷国为什么补贴富国?


学者们多年来并没有让人信服。他们给出的原因无非:穷国没有财产保护,实体经济用不掉那么多资金,穷国的资本市场混乱和不可靠,等等。


此书有一章专门讲作者在IMF的中国代表处工作时跟中国人民银行打交道的故事。我还是留给大家自己去读。


此书有不少好的分析。不过,有一处我很不满意。他说,流通中的美钞(和美币)在2013年3月份大约为1.18万亿美元。三分之二在美国以外。如果美国通胀每年2%,等于美国政府向外国人每年征收了150亿美元的税收。


我对这个计算很不满意。首先,全部的美钞(和美币)其实都是美国政府税收收入,而不光是每年2%的贬值部分。为什么?整个流通中的美钞(美币)都是永远不需要归还的。它无限滚动,直到永远。


其次,现代经济中,铸币税不光只对现金。其实整个货币供应量的各个组成部分的功能都是一样的。现金和存款并没有实质区别。如果你计算外国人持有的整个债权(包括存款和债券),那么外国人、外国政府缴纳给美国的税收就更大了。


让本国货币成为国际(储备)货币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从来就有争议。北大教授Michael Pettis认为这是一个巨大的负担。也有人(包括鄙人)认为是大好事。


我认为,本国货币成为国际计量货币和储备货币的过程就是逼迫一个国家实行开放,透明,和法制的过程。如果你做不到开放,透明和法制,你求别国使用你的货币,别国也不敢。


反过来,只要你做到了这几点,你的货币必然是一个国际计量货币,和国际储备货币。


中国人必须砸掉重商主义:出口是好事,进口是坏事,贸易顺差是好事,逆差是坏事。


要想人民币成为国际货币,中国必须长期地、大量地产生贸易逆差。否则,外国人怎么可能手持大量的人民币呢?中国人必须挖自己信仰的祖坟。我们目前的这点心胸,只有每天给美国交税的命(铸币税)。嘴硬没有用。


在外国人相信中国之前,中国人必须先相信自己,相信自己能够在开放世界里繁荣。




《中国亮点外脑智库》文章总编号【131】


赵士林:后疫情时代!


1、已经不完全是预感,世界范围内,病毒风暴后,以溯起源,查真相,追责、清算为契机,将掀起一场政治风暴。这场风暴可能开启全球化的重构,从以经济为轴心的全球化转向以政治为轴心的全球化,从以功利为基点的全球化转向以价值为基点的全球化。相应的也将导致国际组织的重组,从联合国机构到区域性组织。


2、世纪瘟疫中,不同制度、文化和治理模式各自的优势和劣势都获得了集中的展示。疫情过后,痛定思痛,人们应深入反思这场世界灾难的教训。反思应明确几个层面:1 哲学,人类命运;2 政治,人权;3 科技,预防医学;4 经济,应急体系;5,社会,自治组织;6,世界,全球化重组。‬


3 、后疫情时代,我们将看到什么?后疫情时代,或将出现三个巨大变化:1 全球化重组,从前疫情时代纯粹经济的功利考量到后疫情时代包含基本制度和政治结构的全方位的价值考量;2 伴随着全球化重组,国际组织体系也将面临重新洗牌,特朗普模式或将改变世界性统一组织为价值观条块组织;3 围绕医疗特别是传染病防控的科研攻关改变人类命运‬。


4、去全球化是个伪命题,但全球化重组是必然的。大而言之,从地理大发现、自由贸易到互联网的三波全球化其实就是三拨全球化重组。如今,受到世纪瘟疫的巨大冲击,全球化将要进入第四波重组。价值观引领这一波重组是大概率事件。


5、 后疫情时代,追责与反追责将成为大国博弈的主题。由于疫情的伤害是超地域、超制度、超意识形态的。中国可能遭遇的不仅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的追责,即便是俄罗斯、伊朗这样的盟友也有可能超越地缘政治利益向中国追索疫情造成的损失。不管这追责是否合情合理合法,是否能够进入国际议程,中国都将面临着政治的、经济的、法律的、道义的诸方面的严峻挑战。


【中国用了三千年的火药没有进步到TNT,烧了两千年的蜡烛没有进步到电灯,看了三千年的罗盘没有进步到GPS,三个发明对应的是化学,物理学,天文学和数学。】





亮点人 亮点事 邀请外脑罗院长 ©版权所有:罗卫国(北京)咨询有限公司 备案号:京ICP备160146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