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办院长罗卫国
外脑智库【036-040】
发布时间:2019-08-29

为高质量的董事长持续提供《新利益》思想

探索新时代企业“创新、赢利、公益”之路

罗卫国(北京)咨询有限公司 罗卫国 主编

《中国亮点外脑智库》文章 总编号【040】


郑宗义

放任人文学科萎缩,社会将付出惨重代价!



01


人文学术的萎缩,会对社会造成严重影响


当今世界,人文学科(the humanities)的边缘化已是不争的事实。重视它的,常严辞辩护,认为不可忽略,但又大多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而轻视它的,则觉得这只是学术内部的风向问题,加上人文学科对社会的经济发展贡献殊少,根本无关痛痒。


殊不知,人文学术的萎缩会对社会造成严重的影响,此即人们将逐渐失去对丰富多样的意义和价值(meanings and values)的敏锐触觉,整个社会益发趋向唯经济(或金钱)价值是尚的单一化与平面化。


除了来自外部严峻形势的挑战外,人文学术还得面对主政教育的官员机构以及大学的行政高层对它的管理方式所带来的伤害,可以说是内外相煎、境况堪虑。


02


念文科的毕业后能做什么?


现代学术大体可分为四类。一是人文学科,包括历史、文学、哲学、宗教、音乐、艺术等。曾有学者质疑“科学”(science)一词本来的意思是系统的学问,故the humanities应译为人文科学,但今人既已惯用科学一词来指自然科学,则译作人文学科以资区别,亦未算委屈。二是自然科学(natural sciences),包括物理、化学、生物等。这两类学术历史悠久,相比之下,主要发迹于十九世纪的社会科学(social sciences)便年轻得多,其中包括社会学、经济学、政治学、心理学等。


最后是由前三类尤其是自然科学的应用而产生的技术学科(technologies),例如机械工程、电脑与网路、生物工程、商管会计等。后者由于特重应用,实效性强,乃易转化为产品,开创商机,于是渐与市场经济连成一体,引领风骚,发展的势头甚至早已超越自然科学、社会科学。


至于人文学科,则因在讲求实用的大气候下特别显得“无用”,故门庭淡泊,斯人独憔悴。如果有大学生跟人说道:“我在大学念哲学”。他听到的第一句回应多会是:“那毕业后做什么”?必须知道,这是个全球性现象,过去十多年美国哈佛大学主修人文学科的人数跌了二十%;世界不少大学在面对财政困难时就首先向文科学系开刀,将之关门大吉。


03


人文学科不只是个人的修养


一般认为,人文学科即使有“用”,也非实用,而充其量只是个人的修养、社会的点缀。一个人总不能只顾挣钱、满足欲望,有时候得看看文学、听听音乐、想想哲学,才不显俗气。同样,一个社会亦不能只顾经济,否则成了文化沙漠,便不够格跻身大都会的行列。不过切记,追求个人修养是吃饱饭之后的事情,若本末倒置,则随时连饭都吃不饱;而社会利用文艺来装点门面,亦得先把门面好好的建立起来。


正因为有这种错误却流行的观点,如果我们只用近乎常识的理论证据来维护人文学科,例如说不能想像一个没有孔子、老子,只有银纸、期指的社会,就会显得不够力量。


这里我们需要的是对人文学科及其意义的恰当理解。扼要来说,人文学科是人类运用其心智创发出的各种意义和价值,并以不同的形式、技巧与风格来表达。而各种意义和价值的创发正显示出我们是可以採取丰富多样的角度来理解世界。


我们固然可以将春夏秋冬四季看成是自然现象,这是以自然科学的方式来理解世界,把世界感知为物质(things)的存在及其总和。但这绝不碍我们同样可以将四季看成是春生、夏长、秋收、冬藏的有序循环,并从中感知到“天地之大德曰生”(《易.繫辞下》)的意义和价值;又或者可以将四季看成是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并从中感知到四时风韵殊别的美态(即美的意义和价值)。


04


历史、文学与哲学的意义


依此,历史学乃是我们心灵之回顾过往,并藉由考证、解释等史学方法来彰显鑑古知今的意义和价值;文学乃是我们心灵之感通人、物与事,并藉由文字的创作力来彰显感受的抒发、交流及昇华的意义和价值;哲学乃是我们心灵之理性能力,并藉由哲学的思辨方式来彰显分析、反省道理的意义和价值(其他的可类推,不必一一述及)。


值得一提的是,汉语中的“人文”二字是很能概括上述人文学科的特色。“人文”二字,最早见于《易.贲彖》:“观乎天文,以察时变;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此中,人文(即人的活动现象)是与天文(即天的自然现象)对举。


已故的哈佛大学著名哲学家Robert Nozick更提醒我们人文学科之所以为人文学科有三个规约条件:(一)人文学科是以如其所如的方式来看待意义和价值,即视意义为意义、价值为价值,而不是把它们当成别的东西。(二)因此,人文学科的作品(works)就是它所要表达的意义和价值的载体,目的是要让读者能藉此如实地感知意义和价值,换言之,就是与作品产生共鸣。(三)所以,人文学科的作品是读者必须直接经验的。


举例来说,社会学家亦会研究社会的价值观,但却是将价值观视为社会事实而非价值本身,其调查报告是要去描述与解释此社会事实。而读者需要知道的只是报告的内容,故若有可靠的转述,读者甚至不必亲身阅读报告。与此不同,文学家运用小说来表达他对社会价值观的感受或反思,乃是如其所如地看待价值。而读者若只通过别人的转述来知悉小说的内容则可以说是毫无意义,因为小说向读者发出的邀请是:你必须自己阅读并与其中流露出的价值产生共鸣。


明乎人文学科的性质,我们就知道人文教育的重要性正在于培养人们对丰富多样的意义和价值具备敏锐的触觉。这样,我们在思考人生问题时才会明白跟社会流行的想法合模只是其中一个选项;生命其实还有很多不同的可能,等待我们勇敢地去进行探索。同样,我们在面对社会问题时才会懂得不应凡事依循CBA(cost -benefit analysis);社会除了追求经济效益外,亦应讲求历史、文艺与伦理等的意义和价值。


另外从教育的角度看,人文教育其实还可以担当部分价值教育、创意教育以至公民教育的角色。


首先,人文教育能如实地看待价值,引领学生对价值产生共鸣,不正是不沦为说教、灌输(indoctrination)的最有效的价值教育。而学生若对意义和价值的多样性无知无觉,又岂有真正的创意可言。最后,如果公民教育的目的不是提供公共事务的资讯而是育成有素质的公民,则人文教育肯定是其中不可或缺的成分。由此可知,放任人文学术萎缩,社会是要付上沉重的代价。


05


在“科学普及”之外主张“人文普及”


量化管理不适合人文学科


二十世纪努力复兴中华人文精神的唐君毅先生曾指出,现代人文学科的失势,只是学术受到时代环境左右所表现出的显晦有时而已,不等于它已失去重要性,这是十分精确的论断。试想若时代环境改变,显学是可以转为隐学或晦学,反之亦然。


比方说,人类若不幸地应验了一些科幻小说的预言,经历一场科技浩劫,则百劫尚有馀生的话,要反思历史的教训、探索重建的方向以及安慰创伤的心灵,都决非科技能胜任而是人文学科的用武之地。当然,任何人都不会因为想复兴人文学术而期待浩劫来临,但人文学者的工作正是要纠正今时错误的观念、申明人文学科的意义及倡导其研究与教育,例如在“科普”(科学普及)之外主张“人普”(人文普及)。


但要提振人文学术,除了人文学者的努力外,体制的配合亦不可忽略。很可惜的是,现今的教育机关与大学高层的管理思维却对人文学科带来极大的伤害。不是说他们有意为之,只是他们那惯于量化评比的观念并不适切于人文学科的本性。


由于大学的规模已变得十分庞大,学科繁多,一切量化确实会有利于管理(尤其是外行管理内行)。再加上数量(研究经费与论文出版)等同质量,即越多越好,正是当时得令的理工科的发展逻辑,于是套用来管理人文学科,似乎顺理成章。结果,人文学者亦被要求去申请科研经费、每年要出版文章多少,不达标者则受惩罚晋升无望。或者有些人文学者真的需要经费出外跑档案馆做田野考查,或者有些真的才思敏捷下笔如飞著作甚丰,但大部分人文学者做研究其实不用分文,只是阅读、思考与写作,且优秀的著述更是必须要时间来酝酿发酵。


不过,这些人文学者曾据理力争的抗议理由,在管理者眼中,不是偷懒,就是无法接受既定事实配合发展的藉口。为了堵住藉口,管理者甚至变本加厉,以利相诱,提出人文学者可以用研究经费来减免教学负担(teaching relief)专心写作,但试问人人都减少教学多做研究,既有违教学相长之理,且长此下去对人文教育的水平会造成多大的损害。


对此,我曾忽发奇想,如果有天来了个满怀人文关怀的大学校长(现在大学校长几乎不可能是人文学者),能力抗浊流,为人文学术开闢一片新天绿圃,让人文学者自己来负责设计一套适切于其学科性质的评鑑制度,给那片天地灌溉施肥,则十年树木,它必定能带给大学一份意想不到的回报与惊喜。




为高质量的董事长持续提供《新利益》思想

探索新时代企业“创新、赢利、公益”之路

罗卫国(北京)咨询有限公司 罗卫国 主编

《中国亮点外脑智库》文章 总编号【039】


方朝晖

强大与文明是两码  



一个民族的持久生命力在于文明昌盛,而不在于政治、经济、军事强大。

  

历史上很多帝国,比如说埃及王朝、波斯帝国、蒙古帝国、大英帝国、前苏联帝国等等,今天都已烟消云散。每当一个帝国兴起的时候,直接向人们呈现一个强大的政权,或一个庞大的军事实体等。但是当一个帝国消亡之后,真正给别人留下的有价值的东西,往往并不是这些以“强大”为标记的东西,诸如政治、经济或军事实力等。相比之下,帝国中所发展起来的文明价值和文化理想,作为帝国生命力的支撑者,可能具有超越帝国本身的永恒价值。比如罗马人的法律和法学思想,阿拉伯人的数学成就,印度人的宗教思想,等等。

  

以中国历史为例:曾经不可一世的秦、隋、辽、金、西夏、蒙古等帝国均已消失,但是象周、汉、唐、宋、明、清等王朝或帝国,并不仅仅致力于武功或经济发展,而同时在宗教、学术、艺术、科技、制度等领域取得巨大成就,所以给后人留下永久价值的文化,一直到今天仍然深刻影响着中国人的生活。包括历史上发展起来的儒、道、释和百家思想,文学和艺术成就,科举制度、职业文官制度和家族制度等等,是这些东西一直保存到今天,铸就了中华民族的独特性格。它们甚至可以理解为几千年来中国的文化和民族性不曾因多次民族入侵所同化、消灭的主要原因之一。

  

历史上一些军事政治并不强大的国家或民族,长期遭受外族侵略或统治,但因为文化发达却能持久存在:

  

例一、古希腊VS罗马。前面提到的古希腊,严格说来并不是一个统一的帝国,而只是由诸多文化相近而又相互独立的城邦构成的文化圈。古希腊诸城邦自从公元前338年以来,受马其顿人、罗马人统治达千年之久,但其由于其文化繁荣、灿烂,后来逐渐被罗马人所接受,希腊语甚至成为东罗马帝国的官方语言。所以历史上有希腊人在军事上被罗马人打败,但却在文化上把罗马打败的说法。

  

例二、印度VS波斯。印度历史上分裂的时间远多于统一的时间,被异族统治的时间远多于受本民族统治的时间。过去2600多年里,印度曾遭受过包括波斯人、希腊人、塞种人、安息人、大月氏人、嚈哒人、拉其普特人、突厥人、蒙古人、葡萄牙人、英国人等发动的无数次侵略和占领。自从笈多王朝于大约公元500年衰亡之后,在长达1500多年的漫长岁月里,印度(尤其是北部)曾长期处在分裂或外族统治之下。但是印度民族并没因为“长期亡国”而消失。

  

在1945年挣脱英国人长达150多年(具体时间算法不一)的殖民统治、正式建国之后,印度作为一个具有自己鲜明的文化的民族国家很快得到了全世界承认,这是因为自自身独特的文化及其魅力早已尽人皆知。可以说,自从吠陀时代以来,印度人创立了自己的种姓制度和宗教信仰(一开始是婆罗门教,后者发展出佛教、耆那教和印度教等),形成了自身独特的民族性格。今天印度本土主要信仰是源自婆罗门教的印度教,其宗教信仰几千年保持了连续性。

  

相比之下,历史上的波斯(今日伊朗一带),曾经是非常强大的帝国,势力最大时几乎占领整个中东和印度北部,有自己的宗教(如袄教、摩尼教等)、语言文字和社会制度等。但是在阿拉伯帝国兴起后,波斯很快被伊斯兰化,从语言至信仰都发生了重大改变。今日伊朗早已成为阿拉伯文化的一分子,而昔日曾经有过的、自身独特的文化或文明类型已不存在。波斯原有文化的退缩诚然有许多客观因素,但也与其自身原有的文化不够成熟发达有关。

  

例三、藏族VS满族。文化作为一个民族持久生命力的标志还可从中国的两个少数民族——藏族与满族——的对比中看出。任何人只要稍微比较一下不难发现,满族(包括她的祖先女真人)自从公元10世纪以来是中国北方最活跃、最好战的民族之一,其军事、政治上的成就也远在藏族之上。相比之下,藏族自从公元10世纪以来,主要致力于发展宗教和文化,酷爱和平,极少侵略扩张。然而,谁都知道,曾经统治全中国、威震全天下的满族,今天还有多少民族特色?即使有,又怎么能与藏族相比?在今天中国所有的少数民族中,恐怕藏族是自身文化最发达、民族特色最鲜明的。然而藏族人在最近一千多年里,也是最温和、甚至长期被外族统治的。为什么一个政治、军事上成就卓著,却在今天趋于衰亡;另一个政治、军事上几无成就,却在今天独树一帜呢?根本原因也许在于:满族虽然富有战斗力,但在文化上并不繁荣发达,不象藏族那样有自己独特的宗教信仰体系,以及一套严密的社会制度和政治制度。

  

综上可知:许多无比强大的帝国,因为没有文化的发达、制度的进步以及政治的文明为基础,一旦崩溃,立即灰飞烟灭,一无所有;而一些极其弱小的民族或种族,虽然饱经侵略占领或外族统治,但因为文化发达或文明进步而表现出持久的生命力(也许犹太文化和10世纪以后的藏族可算这方面的典型)。也有一些强大帝国,他们在政治、经济和军事上的强大,伴随着文化的发达、制度的进步和政治的文明,或者说以后者为基础,因而具有更强的生命力(这方面前苏联与美国的对比最能说明问题,中国历史上的秦、隋等王朝与周、汉、唐、宋等的对比也是明证)。

  

因此,只有文化或文明,而不是强大,才能决定一个民族的生命力。

  

当我们把强大当作首要关怀,而忽视了文明进步时,很可能掉入了历史的怪圈而不自知。




为高质量的董事长持续提供《新利益》思想

探索新时代企业“创新、赢利、公益”之路

罗卫国(北京)咨询有限公司 罗卫国 主编

《中国亮点外脑智库》文章 总编号【038】


陈浩武

儒家与基督教的价值观差异



自从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儒家就成为中国的正统思想。延续两千多年的儒家道统,对中国国民性造成了什么影响?与历朝历代的社会变迁又有着怎样的关系呢?长期以来,或许是囿于“只缘身在此山中”,由于缺乏明确的参照物,我们很难跳出“中国语境”来论说儒家。


无法否认的事实是:两千多年来,分裂的西欧虽然也曾遭遇多次瘟疫和饥荒,却极少像中国一样,每逢改朝换代就出现大流血、大破坏,非正常死亡达总人口的四五分之一,社会经济长期停滞不前。并且,现代文明正是诞生于所谓“黑暗的中世纪”。与日本等周边国家相比,中国面对外来文明时,往往很难自我更新,反而将其融入中国的大传统。


如此看来,西欧基督教文明似乎极具借鉴意义:儒家与基督教的人生观,各自导致了怎样的价值判断?在维系社会道德和秩序方面,儒家与基督教又有着怎样的差异?儒家面对外来文化时,为何总是如此强势?


本文从两个方面简单地探讨了这些问题。


一、人生成功标准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这句名言反映了儒家的价值观和人生观,与基督教主张的价值观和人生观背道而驰,反映出人和上帝对世界和人生看法的巨大差异。


儒家认为“治国平天下”是人生成功的最高标准,“修身齐家”只是做基础功课,目的都是为了实现治国平天下的理想。儒家把治国平天下看成光宗耀祖的大事,看成人生的终极意义。儒家认为贵贱有序,圣人有资格教化万民。在这种价值观的引导下,人们必然会把考科举、做人上人作为人生努力的方向。


遗憾的是,按照儒家的成功标准,成功人士显然寥寥无几,绝大多数人都只能沦落为失败者。即便是少数位极人臣的帝王师,下场也相当凄惨。究其原因,在一个依靠儒教纲常建立的人治社会,既不可能存在稳定可靠的权威,也无法实现最基本的平等和正义。


基督教的成功标准与儒家完全不同。基督教的成功标准只有一个:遵守上帝的律法。基督教不在乎你职位高低,不在乎你是否做了大事,只在乎你的道德行为是否遵守了上帝的律法。


凡是在道德行为上遵守上帝律法的人,他就是成功人士。他不但光宗耀祖,而且还荣耀了创造天地万物的上帝。对于这样的成功人士,上帝不但要赐福他本人,而且还要福荫他的后代。“爱我、守我诫命的,我必向他们施慈爱,直到千代。”《出埃及记》20:6


摩西听从耶和华的诫命,历经四十年,带以色列人脱离法老的奴役


按照基督教的成功标准,人人可作成功人士。你无需做什么大事,你只要遵守上帝的律法即可。无论你是毫不起眼的手艺人,还是被人忽视的清洁工,你都可以成功,都可以实现人生的意义。因为在《圣经》里,绝不存在“草民”的概念。


基督教从不把地位和名望作为成功的标准。对于那些违反上帝律法的人,即使他是威震四海的大将军,即使他是统治一方的君王,他一样是失败者。


二、道德在人生中的地位


按照儒家价值观,“治国平天下”是人生的最高目标,“修身齐家”只是为最高目标服务的手段,是通往最高目标的阶梯。真正光宗耀祖的是“治国平天下”,而不是“修身齐家”。


在儒家的词典里,道德(修身)没有什么地位。当最高目标与修身齐家冲突时,按照儒家价值观,应该毫不犹豫的抛弃修身齐家,不顾一切地实现治国平天下的最高境界,实现光宗耀祖的梦想。


比如,如果构陷无辜能够让一个人攀上高位,之后才能掌握更大的权力“造福苍生”,儒家会如何选择呢?究其原因,这是儒家无法解决的伦理悖论(为什么中国历代的改革总是失败,而只有造反成功?千字君诚挚推荐:马立诚《历史的拐点:历代改革启示录》)。


与儒家完全不同的是,道德在基督教里具有极高的地位,基督教追求的人生最高目标就是道德本身。


基督教把违反道德叫做犯罪(哪怕是一点点的违反)。在道德上能否遵守上帝的律法,是人生成功与失败的唯一标准,除此之外再无其他标准。圣经规定的道德规范几乎到了“苛刻”的地步(参阅圣经《出埃及记》《利未记》《民数记》《申命记》)。


对于一个基督徒来说,当他面临诬陷无辜可以使自己攀上高位的选择时,他应该选择拒绝诬陷,这是圣经的严厉要求。《圣经》认为,上帝是是光,是爱,是真理,是生命,是公义,是一切世间一切美善的源泉。道德和律法都来自上帝,因此它们神圣不可侵犯,并且上帝容不下一丝邪恶,美善一定会战胜邪恶。(千字君注:参阅《新约·约翰壹书》,圣·奥古斯丁《论信望爱》)


从上面的分析,可以看出儒家与基督教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体系。虽然儒生不认识上帝,但是儒生也无法超脱于宇宙之外,也同样要受上帝的管束。儒生可以有不同的价值观和人生观,那是你的自由,上帝并不干预你。但是如果儒生违反道德,触犯了上帝的律法,同样要受上帝的惩罚,无一例外。




为高质量的董事长持续提供《新利益》思想

探索新时代企业“创新、赢利、公益”之路

罗卫国(北京)咨询有限公司 罗卫国 主编

《中国亮点外脑智库》文章 总编号【037】


陈丹青

婚姻、爱情与女性



怎么也想不起来这是哪份时尚刊物的采访,但只有时尚刊物才会推销这类话题。我总想跟他们过不去,可说着说着,发现我只会说白话—我想,时尚刊物最忌讳的就是大白话。——陈丹青


恋爱和婚姻中需要艺术创作那样的想象力吗?如果有,给我们举个例子吧?


恋爱中的热情、误解、发痴、怨恨……我猜都是出于想象。你以为人家爱你爱得要死,你也以为自己爱对方爱得发疯,诸如此类。


没有想象力会发生爱情吗?所有情书都是想象,比所谓艺术创作强多啦。别以为只有艺术需要想象力,作恶行善,贪污守廉,一切都需要想象力。眼下就是媒体没多少想象力,上面不许你想象啊。


请讲一个您听过最“特别”的恋爱关系。


我相信到处都是“特别”的恋爱关系,只因是私密之事,旁人所知不确,所知甚微,所以大家喜欢传八卦。好的文学、影视,会给我们看见男女私密的机会,其实那是拍电影,床上热吻翻滚,边上灯光大亮,一群人很紧张地拍……


最特别的一对爱人,我以为,是在阿城一篇很短的小说里—两位年轻时代被划为右派的书生,熬到四五十岁,还单身,“文革”后平反了,大家撮合,结了婚。


一星期后两人决定散伙,理由很简单:独自过惯了,太多积习改不了,也不想改,包括上床时拖鞋朝什么方向摆之类,忽然在一屋子里过,实在别扭,算了,离婚吧。很深刻,很真实,不知现在的年轻男女能不能明白。


您之前提及“经常接触不多的几个女学生”,她们的爱情观和婚恋观与您年轻时有何不同?您那时候的爱情和恋爱是怎样的?


什么叫做爱情观婚恋观?这是咱们那年代的政治口头语,你们八〇后还说这些傻逼话?七十年代,我家邻居一位姑娘积极向上,入了团,第一次约会,问人家爱情观是什么,那男的当场吓跑了。


我的女学生从不跟我说到恋爱,只是带着男朋友(假如有的话)忽然跑到我跟前来,叫声陈老师,于是聊天。


或者问:这次下乡画画我男朋友能一起去吗?我说好啊,结果我和那男孩成了朋友,他们倒是散了。他们谈了,或者散了,很坦然,这是大进步。


我们的年代,一是不许恋爱,二是偷偷跟谁要好了,哪敢说啊,更不敢带出去。现在年轻人马路上手牵手,那时罕见,当街抱紧了相面孔(上海人管接吻叫做“相面孔”),简直就是流氓,根本没见过。


我初到纽约看见小恋人靠着街上停泊的小汽车,旁若无人接长吻,我就想,几时中国的恋人能这般坦然多好啊。现在不就这样了吗?路人看都不看。这才是改革开放的伟大意义啊。


您是如何理解爱情和幸福的呢?


我相信阿城小说里的那对男女结婚时很幸福,离婚时也很幸福。


您认为婚姻的普遍价值是什么?对您个人的价值呢?您是如何走入婚姻的?和我们分享下当时的细节吧。


婚姻就是责任,是传宗接代。我对所有我认识的年轻夫妇说,赶紧生孩子,别瞎耽误工夫。人类智商高,所以想出爱情这一说,写信,作诗,唱歌,哭……猪狗鱼虫,直奔目的:人类也是动物啊。


九十年代末开始,随着网络和聊天工具的发展,为更多的网友“一夜情”提供了可能,有统计数据说,平均每个中国人有六个性伴侣,您对这个数字惊讶吗?


不是网络作用,还是改革开放的伟大成就。这种伟大,就是承认人类还有动物性。动物总要动的,做爱是一堆动作,禁止不了的。政治禁不了,配偶与恋人也禁不了。


某人找六个伴上床做六组动作,或六十组动作,我不会很惊讶,如果那位高级动物在动作中还能彼此传达比动物更有趣的讯息,我将表示惊讶:因为人毕竟还是人。我相信性出于爱,爱一定有性,当然,什么是爱,争论太多了,我不加入这类争论。


中国是出轨率极高的国家,您如何看这个问题?


中国也是吃喝率很高的国家。都是匮乏与禁止的报复性后果。


前段时间央视有个节目,探讨“性教育是不是要从幼儿园开始”,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呢?您最早的性教育或者性启蒙从何得来,关于“性”的问题您又是如何教育下一代的呢?


性教育从娃娃抓起?太早了吧!我辈从来没有性教育。我的性启蒙来自赣南一对正在交配的草狗,那份激烈纠缠啊,团团转,解不开。


我当年十七岁,傻看着,几分钟后,忽然明白了,可是搜索脑袋,没有任何知识支持我到底明白不明白。我对女儿也没施行性教育,她在纽约长大,用得着我么。


前几年,中国网民曾经热衷讨论处女情结,您年轻时有过处女情结吗?您如何理解男性的处女情结?


我厌恶所谓处女情结。从来没有过。恋爱问题,感情不重要,感情是最低级的,是分泌物。重要的是尊重。


你是人,人家也是人,弄清楚这个,其他好办。中国有句老话,“彼亦人子也”,都是爹妈生的。绝大部分恋人闹,起因是不知尊重,不肯想想对方的意思、对方的难处。


过了几年大家又开始讨论“萝莉”,“萝莉”是指纳博科夫的那位“洛丽塔”,现在说的是中年人对年轻女孩的向往,您有“萝莉”情结吗?您能理解众多中国男人的“萝莉”情结吗?


洛丽塔问题是洛丽塔问题,不是社会上讨论的那回事。我当然喜欢看见美丽少女,就像喜欢春天。


但比少女更难得的艳遇,是给你瞧见四十岁、五十岁后依然楚楚动人的女性。欧美有得是这类艳遇,中国太难了。


不是我们长得不如人—东方人好看,没问题—而是教养失去了,阶级失去了,家族失去了。去年在《三联生活周刊》看见孟小冬在香港和杜月笙的照片,那种风姿,那种韵味,实在耐看,如今港台大陆全部第一流年轻女明星,没得比。


中国男人普遍爱“萝莉”,尤其是三十岁以上的男性,为什么?您是这样的么?


“中国男人”少说有个六七亿吧,我怎知道六七亿“中国男人”爱不爱一个叫做“萝莉”的小姑娘?


您在美国生活多年,您如何看待中国和美国爱情、婚姻观的差别呢?


人家是人尊重人,我们不把人当人,也不把自己当做人—就这点差别。此外,思慕恋爱,要死要活,男婚女嫁,锅碗瓢勺,天下都一样。


现在咱们国家九点打开电视,到处是相亲节目,您如何看待现在的全民相亲热潮?


江苏台《非诚勿扰》,多好啊。全民相亲潮,当然好啊,我受不了中国的教育制度,考试制度把人生全部弄混了,几千年来,年轻人的头等大事,就是赶紧找人啊。


您有注意到中国“女同性恋”运动的日渐发展吗?如果您的下一代是同性恋您会介意吗?


绝对不会介意。同性恋问题不是性向问题,是人权问题:你乐意自己的孩子人权受辱吗?


怎么看待大龄单身女性?会不会因为她们嫁不出去而对其有任何特别看法?


谁“看待”?老人、父亲、小伙子、男孩,看女人都不一样,已婚或未婚的男人看出去,更不一样。


又,“单身女性”本也各种各样,有标致动人的,有凡常无趣的,也有望之生厌的,忽然瞧见了她—假如你要我说真话—我或者很有看法,或者毫无看法。


现在的女性对自我的表达越来越直接,无论是谈及钱、性还是两性关系,您觉得这种直接好么?您喜欢什么都直说的姑娘,还是喜欢传统矜持婉约的女性?


“现在的女性”,在中国,少说也该好几亿吧,你怎么知道几亿女子的“自我表达越来越直接”?你有数据吗?


依我看,直说的女子,婉约的女子,都喜欢,也可能不喜欢,以至很讨厌—要看她是谁。


性情婉约而摩登的女子,有得是,十足传统而事事直说的女子,也有得是;既会直说又懂婉约的女子,既不传统又不肯直说的女子,也多得很。


凡事直说,未必好,更未必“现代”;而性情婉约含蓄,也未必好,更未必“传统”。


一个姿质平常的女子倘若懂得临事直说,性情率真,可以很可爱,以至很性感;一个绝代佳人倘若婉约得笑都不会笑,那可很乏味。林黛玉骤尔凛然怒骂,我以为更性感,孙二娘忽然面露柔情,娇嗔踟蹰,怕也惹人疼吧,总之,要看你指的女子她是谁。


有没有遇到过相对婚姻完美的女人?如果有,是什么样的?在您看来,她身上的什么特质是她维护美好婚姻的必备要素?


好像遇到过,一时想不起。“婚姻完美”是两口子的事,不能单说一方。但怎样的才叫做“完美婚姻”呢?最低限度是不离异?最高境界是“和和美美一辈子”?


举个极端的例子吧,有点像是开玩笑,却是真事情:我年轻时在县文化馆混,有对小夫妻乘凉时,忽然就男的打女的,打得女子从竹榻上跌下来。


我几回看不过,上前指骂,唾沫喷得老远,第二天只见夫妻俩挽着手出去了,妻子还留心打扮过,脸上凝着昨夜的伤。待他俩走远了,院子里同事于是走拢笑话我:小陈啊,人家夫妻的事,你急什么呢?


很多女性抱怨,男人越来越“阳痿”,心理、性格、气度、性能力,你怎么看?


和平年代久了,不打仗,满街男人有份工,不闯祸,就算不错了,谈什么气度呀。我女儿二十来岁就在饭桌上用英语叫道:Where is the man!可见美国也差不多。


在您看来,什么样的女人是一看就不能娶的?


我想听听女子说:什么男人是一看就不能嫁的?


短时间内,密集接触了这么多单身女性,对您教导自己的女儿有没有什么启发?


我可没“短时间内密集接触这么多单身女性”,家里倒有一位:就是我女儿。我很少“接触”她,她在国外,一年难得见几周吧,见到了,看着她,一点办法也没有。


我的可数的两三位女研究生,还有近些年接触的女记者、女白领,似乎都落单着,我见了她们,实在没启发。再说,凭什么教导她们呢,就凭我年过半百吗?


偶尔谈话,说着说着,她们倒能教导我,我也真会听取的—不是开玩笑,以我有限的经验,今天不少七〇后八〇后,说起人生世事,比当爹妈的五〇后更明白,更在理,更说得像人话。再说单身这回事,人家是当事者,其中的空实与酸甜,她最清楚啊。


当下,连婚恋都可做到如此高效,您的生活里还有没有一些诗意、浪漫主义、理想主义?


高效时代也好,前现代社会也好,忠贞不渝也罢,劳燕分飞也罢,各有各的诗意,各有各的凄凉,各有各的福气,各有各的绝境。所谓浪漫主义理想主义,看你怎么定义。


我近年写写杂稿,每到动笔,就觉得自己太不现实,怎么还在玩儿浪漫?写得烦了,赶紧回去画画,那就是我的理想主义了—你们时尚杂志要开张,要发行,每期总得忽悠几个话题,婚姻之类,我以为苏格拉底的话,两千多年前早就说完了—人家问他该不该结婚,他说,你结婚,你不结婚,都会后悔的。


还是对时下社会上大量单身女子给一些忠告吧!


你指哪些单身女子?富二代的千金,还是穷乡村的姑娘?北大清华博士后,还是大小单位公务员?上层企管的“白骨精”,还是无数宾馆的侍女们?


待嫁女子,各有各的一本经:有相亲相烦的,有恋爱恋油的,有甩了人家的,有被人甩了的,有吊着几个主而决不定到底跟谁的,有瞧着身边的例,对婚姻绝望透顶的,更有给同学邻居的婚事急得六神无主的,还有得了刻骨铭心的爱人无法结合的,有为一段恋情誓死不嫁的,有天生洁癖容不得男人半点凡俗的……她们也许渴望听到不同的忠告,更可能厌烦了各种说法。


恋爱、婚姻,既是语言的盛宴,又是语言的灾难—我可不知道说什么。时间不说话,时间就是年龄,年龄催命。近日一位朋友说起他的真实见闻:在清华南门口,一位九〇后姑娘凝着一泡泪对男友吼道:


“好吧!去找你的八九年出生的老女人吧!”




为高质量的董事长持续提供《新利益》思想

探索新时代企业“创新、赢利、公益”之路

罗卫国(北京)咨询有限公司 罗卫国 主编

《中国亮点外脑智库》文章 总编号【036】


许锡良

苏格拉底和孔子——两种教育的源头



2018年6月27日于家中,从广西灵山论坛10天到荆州一周时间,刚回北京


苏格拉底是永无终止的追问,孔子则是提供结论却没有思辨的过程。前者激发学生,后者固化学生。


苏格拉底只是学生们通向更高思维历程的“助产士”,其身后有柏拉图(继而有亚里士多德)青出于蓝;而孔子的后学们却永远都活在孔“至圣”的笼罩之下。


西方的教育传统与中国的教育传统的差别,其实早在柏拉图对话录的苏格拉底与《论语》里的孔子那里早就奠定了基调。苏格拉底的对话录与孔子的语录就是最好的标志。


没有听说苏格拉底读过什么经典名著,但学生一旦沾上了他,就不得不在他的不断追问下开始思考,不得不开动脑筋共同追索问题的根源,环环相扣,永无终止。这种对话方式也促使后人对前人思索的问题跃跃欲试,对前人未尽的思索代代相传,不断深入、递进、超越。在这个过程中,每个人的经验和智慧都得到创造性的激发,每个人也都获得思考和言说的权利。而在《论语》中,更多的是孔子以布道的形式宣告某种规则,以终审法官的口吻来公布某个结论,而没有呈现思辨的过程,也没有给学生留下思考的空间,更没有留给后人可以继续探索的问题,只是留下了可供后人反复背诵的格言警句。


在苏格拉底那里,教育就是对话、探讨,并在此过程中培养学生的探究意识与对未知领域的浓厚兴趣。即使强调阅读经典,也只是为提出或者解决问题而来的,而不是像农民的仓库里的粮食那样仅仅用来储备的。这种教育最大程度地保护了学生好奇的天性,赋予学习中的创造性快乐。学生在这种方式的指导下,学会发现、思考和探究的方法。而这种方法具有极强的迁移能力,几乎可以在任何一个领域生根发芽。一种不会培养学生问题意识与探究意识的教育,是不可能会有什么创造力的。不被理解吸纳的知识,会妨碍正常思考。儿童的见解总是不同于成年人,正是因为,他们的大脑还没有被知识过多填充。思维能力、思考方法,想像力与创造力是在记忆不是太多的地方才能够闪现。读书是为了促进思考,而不是为了记住而记住。我们永远不要忘记爱因斯坦的警告:只有将课堂上所学的东西完全忘记之后,剩下的才是真正的教育。


在我们的传统中,这样的教育恐怕会被责问:“你究竟是在让孩子干嘛?这不是误人子弟吗?而且弄了半天,连个标准答案都没有。”我们总是害怕不能抓住一些“实在”的东西,总感觉如果学生没有记住与背诵出一些什么东西,那么教育就是空白的。中国古代的私塾几乎只有一种教育方式——捧来“四书”“五经”让学生不加理解地反复背诵,甚至要求倒背如流。这样,教育才算是有了成效,大家才放心。背诵与记忆虽然容易检验出“成果”,但是却很容易伤害学生的其他兴趣与爱好,更容易使他们的好奇天性、思考能力与想像力遭到破坏。


但是,现在仍有人哄抬诵经、国学,背诵、记忆这一套,他们似乎抱定了这样的宗旨:尽快用垃圾将孩子的大脑填满,决不给孩子的生命有片刻喘息的机会。可怜我们的学生生来是为文本而活的,我们的教育就是要把学生引导到文本那里去,其实,真正的教育是把文本引导到学生的生命里去。真正的思想智慧常常不是有形的结果,而是无形的过程;不是现成的结论,而是一个问题意识,和探索能力;不是文字上面的那部分,而且是蕴藏在字里行间的那些灵动的思绪。


至今我们仍然未能超越孔子留下的教育方式,从崇拜孔孟、背诵经句、复兴国学,再到崇拜现实中的各种各色的所谓的“教育名人”,把学习当成背诵与记忆,把探索当成简单模仿,把反思与批判看成是“骂人”“吵架”的不和谐之音,把想象看成胡思乱想,把创造看成是捣蛋破坏。


天才人物的被扼杀,虽然不是今天才有的,但是,尤其以今天感觉令人痛心疾首。因为,今天我们已经能够看清问题的症结,也看到了后果的严重性,但依然无法突出重围。我们读书似乎纯粹只是为考试,为了表演,为了在人前展示,为了得到可供呈现的即时效应。而真正的教育是一个过程,你的生命在这个过程中的体验、感悟与升华才是最重要的。同样经典与知识只有在有利于促进你去发现问题,促进你的思考的时候,这些经典与知识对你才是有价值有意义的。


苏格拉底还在世的时候,他的学生柏拉图已经表现了非凡的创造力,并且成为西方思想文化的重要源头之一。我们的正统教育往往只培养出“立地书橱”,为前人留下的文字作注疏,既不注重发现问题、提出问题,也不注重在追索问题中获得超越。仅有的一点不甘心,也往往必须打着“复古”的旗号,以向古人看齐为准则。今天被频频用以自夸的“四大发明”几乎都与正统教育无关。这里最关键的一点,就在于我们的传统教育似乎并未为个体蓬勃的好奇心、想象力、创造力和理性建构能力留下发展的空间。


苏格拉底的思想特点:


苏格拉底在对话中,虽然执着于一个明确的目的,这就是要找到一个事物的“定义”,但他也知道这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他自己心中预先并无定数(所以才“自知其无知”),唯有依靠自己的理性和“辩证法”去不断地有所发现。例如在《大希庇阿斯篇》中讨论“美是什么”的问题,最后的结论竟然是“美是难的”。不过讨论并没有白费,虽然还不知道美是什么,但毕竟知道了美“不是什么”,思维层次有了很大的提高,而这正是苏格拉底真正想要达到的。又如在《普罗塔哥拉篇》中关于美德是否可教的问题,双方在讨论中都从自己本来所持的立场不知不觉地转向了持对方的立场,颇具喜剧性,最后也没有结论,苏格拉底说对这个问题还需要进一步研讨(注:见汪子嵩等:《希腊哲学史》第二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第474页。)。但毫无疑问, 在这种开放式的讨论中,不但讨论双方的思维水平已不是讨论前的水平了,而且所讨论的问题的内在复杂性、微妙性也暴露出来了,这就给后人沿着思维已指出的方向继续深入提供了极宝贵的启发。


孔子的思想特点:


相比之下,孔子的对话看重的只是结论,而完全不重视反复的辩难,一般是一问一答为一小节,少有两个以上来回的,即使有,也不是针对同一个问题,更不是贯穿一条思路。孔子说“温故而知新”,“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注:《论语·为政》。),又说“吾道一以贯之”(注:《论语·里仁》。);但他是如何由故而“知”新的,他的“思”的思路究竟如何,他又是怎样用他的“道”来贯穿他所有那些论点的,却从来不曾交待。我们只能认为,他的“知”、“思”和“道”都只不过是一种内心的体会,所能说出来的只是结论,而不是过程。


所以,《论语》是中国传统官样文章中泛滥成灾的“要字句”的始作俑者。所谓“要字句”,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我们要……”的句式,有时不一定包含“我们”,常常连“要”字也省掉了,但意思每个中国人都懂。但西方人就不一定懂了,他们只可能将它看作“无人称句”,但西文无人称句不含“要”的意思,因此他们往往抱怨这种句子没有主语。随便举一例:“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自省也”(注:《论语·里仁》。),前面加上“我们要”三字(或只加“要”字),亦通。又如“先行其言而后从之”(注:《论语·为政》。),“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注:《论语·述而》。)等等,不胜枚举。在“要字句”中,“为什么要”是不能问的,一问你就成了异端,“攻乎异端,斯害也已”(注:《论语·为政》。),因此这是一种权力话语。那么,一介儒生,权力从何而来?来自道德上的制高点,而道德制高点又是基于自己情感上的自信,即相信自己的情感合乎自然情理(天道)。


因此,从历史上看,苏格拉底和孔子的两种不同的对话其效应也是极不相同的。前者造成了西方哲学史上从自然哲学向精神哲学的大转折,刺激了后来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等人超越苏格拉底而建立起庞大的唯心主义体系;后者则树立了无人能够超越的“大成至圣先师”,只能为后人“仰止”和不断地体会、学习。中国传统思维方式和言说方式从此便进入到了一个自我循环、原地转圈的框架之中,尽管内容上还有所发展和充实,形式上却两千多年一仍旧制,几无变化,直到“五四”新文化运动才开始有了初步的松动。


亮点人 亮点事 邀请外脑罗院长 ©版权所有:罗卫国(北京)咨询有限公司 备案号:京ICP备16014639号-1